新闻总览
本站资讯
站外资讯
返回
 
 
 
主页 / 新闻中心 / 本站资讯
【报告】2016年数码兽系列作品及其周边调查报告
时间:2017/1/1 19:04:53

注:以下报告中所出现的数码宝贝,数码暴龙,数码兽等名称都表示数码兽或者其系列作品。

    2016年是近些年以来数码兽系列作品及其周边相当活跃的一年。画电影系列《数码兽大冒险Tri.》和电视动画系列《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在同一时间周期下跨系列播出,这在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情况尚属首次。同时,在游戏、漫画、音乐以及其它周边活动方面,数码兽相关的事件也总是在我们的生活中刷着存在感。倘若我们将这一年所发生的各类事件做成专题,那么这些数量的专题早已超出了本次报告的预期容量。在此,本年度报告将删减一些事件,并在一些重大事件的报告中改变往年叙事介绍加评论的风格,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来回顾过去一年所发生的那些事。

                                                        

年度视点:增强现实,能够影响数码兽系列及其周边的技术飞跃?

    相比于五个月前的异常火爆,口袋妖怪 Go的风潮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作为增强现实(AR)概念游戏,本年度7月推出的口袋妖怪 Go尽管离AR还有一段距离,不过这并不影响其风靡全球的影响力。尽管在中国大陆地区未开放,但这丝毫不影响玩家通过各种手段体验这款游戏。与此同时,带有强烈AR概念的口袋妖怪Go甚至搅动着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口袋妖怪 Go上架的数日后,中国证券市场上的多支AR概念股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GQY视讯甚至连续4日涨停,甚至因股票交易价格波动自查而停牌,即便该股票数天前公布了公司业绩下滑的公告。在媒体方面,口袋妖怪 Go的火爆引起了包括《人民日报》等多家官方媒体的报道,媒体也无一例外地表示看好增强现实技术的未来。

    作为与口袋妖怪相似的“虚拟怪兽”类作品,数码兽系列是否也能借助AR技术从而实现新的发展?我们在《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中似乎看到AR的影子:AR领域。当然,在该作品中,AR领域只是应用兽们战斗的空间或场所,并不一定与我们所说的增强现实有怎样的联系,但这样的相关性难免引起一些遐想。数码兽系列与AR技术的联系,这一方面也要依赖于AR技术的不断进步,另一方面也需要官方在是否利用AR的思考。我们可以预见的是,若AR技术真正发展走向大众化而不单单是一个概念的时候,官方必然会将之利用于旗下的作品之中。只是,数码兽系列会在这方面进行开发吗?也许不久的未来真有一天,我们能通过AR设备与我们的数码兽伙伴进行互动;或许2027年,数码兽系列所预计的“每个人都有数码兽伙伴”能通过这样的手段变成现实?

                                                         

年度事件回顾:

2016年3月12日 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第二章·决意 上映。

2016年3月14日 苹果/安卓平台的养成战斗类手机游戏 数码兽链接(Digimon Linkz)上架。

2016年3月17日 PSV角色扮演类游戏 数码兽世界:新秩序(Digimon World:New Order)发售,其在发售的一周内获得了可观的销售量和非常不错的评分。同时,该游戏的多语言版(包括繁体中文)也将于2017年在有关国家和地区发售。

2016年4月3日 电视动画《数码兽大冒险》主题曲《Butter-Fly》演唱者,参与了数码兽系列动画全作品*的著名歌手 和田光司 因喉癌逝世,终年42岁。

2016年6月 数码兽爱好者字幕组DIGI-STUDIO(http://www.digi-studio.org/)成立。

2016年7月31日 数码兽大冒险祭2016(Digimon Adventure Fes.2016)召开。

2016年9月24日 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第三章·告白 上映。

2016年10月1日 电视动画《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开始在东京电视台联播网及其旗下电视台播出。与之相关的漫画也在其前后发行。

*生前

                                                        

年度事件: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

    2016年5月,万代、南宫梦和东映联合发布消息称新作《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消息有那么些意外。随后,官方也确认了将于2016年秋上映电视动画作品。这也是第一次在同一时间周期下跨系列推出动画作品。历年动画电影与电视动画的推出无非是在电视动画前后,或者在电视动画期间穿插与之相关的动画电影。因此,在这个时间推出数码兽系列作品的确有些意外。与之前的电视动画一样,官方也如期在2016年10月1日开始播出新作,新作长度为一年期。

    尽管是新作,但这次作品的许多方面却有些耐人寻味,这也使得这一系列的作品和往年的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在许多方面有不少区别,我们列举了一些典型的区别以供参考:

1、新作标志

新作标志的变化 图片来源:Digi-Stiduo

    “应用怪兽”成为主体,与数码兽相关的“数码兽宇宙”则仅仅用英文字母表示,这在之前的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标志中未曾出现。在之前的作品标志中,“数码兽”与其所带有系列特征的标题是等价的。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去看看之前的标志:《大冒险》系列及《合体战争》上下的垂直关系,《驯兽师》、《最前线》和《拯救者》是左右的平行关系。在前作这样一种约定俗成的关系基础上,《应用怪兽》无疑突破了这样一种关系,甚至连日文的“数码兽”都未放入标志之中,而唯一与数码兽相关的“Digimon”也是与“Universe”出现在小标题中。

2、应用兽的设定

    在《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相关设定中,“有多少应用,就有多少应用兽”。应用兽被描述为隐藏在手机应用背后的应用怪兽。这与前作数码兽的设定有着较大的差异。尽管这些应用兽也具有“人工智能”、“存在于人类世界与数码空间的间隙”等一些传统特征,智能手机及手机应用与数字终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我们从大体上判断,应用兽更像是数码兽系列的衍生产物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数码兽。

3、第一角色的性格

官方设定的新海春

    过去的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中,第一角色的性格往往与其数码兽伙伴的性格相似,且大多数都有典型的热血风;然而,新作中的新海春却拥有着沉稳而温柔的性格,这与盖奇兽的性格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作为第一角色,这样的伙伴设定,在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中还是首次。

    过多的区别我们暂不讨论。在此,我们需要讨论的问题是,新作《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究竟是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还是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衍生作品?新作“应用怪兽”的定位与“数码兽”之间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

    《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原作依旧使用了本乡昭由,这似乎暗示着这部作品就是数码兽系列的新作。不过,官方对应用兽及其相关的设定来看,似乎总有一种“极力想与数码兽系列搭上关系却又想撇清关系”的感觉。从新作的标志并没遵循往年惯例,极大弱化了“数码兽”的存在来看,《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标志的风格似乎是在告诉你,“嘿,数码兽系列又出新作了,不过,这次我们讲的是应用兽。”应用兽的官方设定不断向我们重复介绍应用兽的种种特征,然而我们回头看看这样一些设定,却发现,“咦?数码兽去哪了?”显然,截至本年度结束,官方并无意将“数码兽”摆上台面,围绕在“应用兽”周围所建立起来的新体系总是在提醒你,“应用兽来啦!”

    所以,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应该算是数码兽系列的衍生作品。官方试图通过借助数码兽系列的影响,推出以应用兽为核心的新体系——当然这样的新体系与数码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应用兽的推出,必然有其继承数码兽系列的影子;但官方似乎想找到一种新的离观众更近的设定,来让逐渐成为“经典”的数码兽系列成为其新的收入增长点。相比于过去不同系列各自成体系而又很多仅仅停留在概念的数码兽及其设定,应用兽的设定确实离观众的距离更近。在智能手机普及的今天,这种与时俱进的设定从官方的角度来说似乎更有利于观众接受。因此,推出《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便是官方不甘于让数码兽系列成为经典而想继续从数码兽系列中获取收益的表现。

    因此,《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更多的应该是属于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衍生作品,因为这部新作从官方的表述来看属于数码兽系列,但又不完全属于数码兽系列。

    值得一提的是,电视动画《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推出,终结了2012年“数码兽系列不再推出相关电视动画作品”的言论;不过,截至报告完成,《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收益似乎并没有达到官方的预期。

                                                         

年度动态: Bilibili Macro Link 2016,宫崎步!

    不知各位是否还记得2015年Bilibili Macro Link(以下简称BML) 2015“光叔”和田光司因病缺席的遗憾?随着今年光叔离开的噩耗传来,这也成为永远的遗憾。2016年,BML再次请来了为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演唱歌曲的宫崎步(歩)先生来到上海与各位爱好者们互动。

Bilibili Macro Link 2016网页截图

    在国内,宫崎步也因《数码兽大冒险》插曲,进化曲《Brave Heart》而被爱好者所熟知。在今年的BML上,除了自己所熟悉的《Brave Heart》外,宫崎步先生为光叔而特别演唱了《Butter-Fly》,其带来的演唱作品也将整场活动推向高潮。略显遗憾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出现了些许意外,《Brave Heart》也因这些意外唱了两次,宫崎步甚至也打趣地说:“唱两遍这种事不常有,大家很幸运啊。”

    从BML结束之后的反响来看,宫崎步先生在BML上的演唱受到一致好评,不过节目中的些许意外也让主办方受到了不少批评。当然,随着这类活动的不断成熟,这样的意外也应会越来越少。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近些年国内二次元文化的传播与扩散,伴随着这种文化的“二次元经济”也常被提及。得益于这样一种文化所带动的经济活动,越来越多属于“二次元”的代表人物通过BML这种二次元舞台亦或是平台与爱好者们近距离接触。过去似乎异常遥远的海外歌手也有机会来到中国大陆与爱好者们见面并献唱自己的音乐作品——当然,二次元经济所覆盖的范围不仅如此。数码兽系列作品的音乐歌手也正在这样的发展中大大增加了与国内爱好者们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这对于数码兽爱好者们来说无疑是非常好的时机。也许不久的未来,当这种二次元文化发展得更为深入与成熟时,我们所喜爱的数码兽系列作品歌手,都有机会甚至不止一次地与“异国”的爱好者们见面与互动。

                                                         

年度特写:探秘数码兽大冒险Tri.先行版的字幕制作

    自2015年11月以来,《数码兽大冒险Tri.》已上映三章。由于《数码兽大冒险Tri.》最早并不是在日本上映而是在北美上映,而大陆官方的作品往往还需再等两三天,这便给字幕组提供了足够的空间来提前制作出中文字幕版的《数码兽大冒险Tri.》,也就是说,在上映当天,我们就能提前看到带有中文字幕的《数码兽大冒险Tri.》。

    驯兽师联盟是该作前三章最早完成字幕制作和发布的字幕组。这种在片源流出后12小时即完成的作品被其“先行版”。本年的年度特写,就让我们探秘《数码兽大冒险Tri.》先行版字幕的制作过程。

《数码兽大冒险Tri.》先行版制作的流程图

    片源一般在上映当日北京时间零点至一点即可获得。前期的处理一般由组内的片源君完成。为了能更早地开始工作,片源君通常会将片源压制成更低分辨率的动画以降低文件大小。

    上述工作完成后,便可以开始进行翻译了。当然,部分能在上映地区在线观看的翻译君的翻译工作会更早开始。因为《数码兽大冒险Tri.》很自然地将先行版视频分割成四或五集,因此翻译君们也按照这一标准进行分工与合作,即每一位翻译君负责20至25分钟的内容。这一过程通常在北京时间凌晨四点左右即可完成。

    接下来,校对和时间轴同时进行。通常来说,校对由翻译君们相互校对,而这个时候,时间轴君们也要上线了。同样的,时间轴君们也按照视频的集数划分进行分工。一般来说,这个过程会比较长,因为在校对过程中,许多翻译用语需要进行讨论,同时不同翻译君翻译的口径也需要统一:包括不同角色之间的称呼,以及在特定情境下角色的说话方式,等等,这些都需要在校对时进行完成。与此同时,时间轴君们也将根据翻译内容进行时间轴的制作。这些制作完成后还需根据校对结果在相应时间轴上进行修改,并将时间轴进行合并,这样,一个完整的带有翻译的中文字幕时间轴就基本完成了。时间轴的过程通常在北京时间上午八点左右完成。

    不过,即使时间轴的主体基本完成,校对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在合并时间轴的同时,对一些做了特定标记尚未确定的时间轴,还要进一步讨论以完善。另一方面,对时间轴的后期操作也开始进行。合并的时间轴风格的统一,特定字幕的样式确定,歌曲歌词的添加以及一些特殊效果的精确控制,都需要在这一步来完成。后期处理通常在北京时间十点前完成,而此时,校对方面所处理通常只剩下极少部分需要再进行推敲的内容。

    以上工作完成后,即可进行最后的制作监督与校对工作了。这时,由负责对整个工作进行统筹的字幕组主要负责人进行。因需要对整个内容进行校核,这个过程通常也需要约两个小时左右,通常在北京时间十二点前完成。

    最后,就是视频的压制工作了。在压制前,校对的争议部分是还能继续修改的,因此,在压制前,先行版的校对才算告一段落。倘若还有争议的地方,就将保留到正式版(BD)中再修改了。因此,先行版通常在十四点左右完成。

    当然,涉及到动画歌词的翻译,以及《数码兽大冒险Tri.》中特有使用内容(如第一章中的柏拉图哲学部分),会在作品上映之前提前做好准备。

    以上这些,便是《数码兽大冒险Tri.》先行版的制作过程。整个制作过程需要十几名成员的细致分工与合作才能顺利完成。在制作过程中,跨度最长的工作便是校对,而校对工作的细致与否直接影响着先行版的质量好坏——毕竟,整个时间轴的工作在上午八点至十点就已经完成了。因此,在上映当天,等着“熟肉”的各位爱好者们也不必过于着急,毕竟对于字幕组来说,质量才是真正放在第一位的。

                                                         

时代记忆:在无限延伸的梦想后面

和田光司Twitter,截图

    与病魔抗争十三年后,光叔还是走了。从此无限延伸的梦想定格在唱片之中。

    2016年4月3日,被誉为“不死蝶”的日本动漫歌手和田光司因病逝世,年仅42岁。

    1999年,伴随着《数码兽大冒险》的火热播出,演唱该作主题曲《Butter-Fly》的和田光司从此被爱好者们所熟知。光叔生前曾参与过数码兽系列所有电视动画作品的音乐演唱,直至最新的《数码兽大冒险Tri.》仍然沿用着他的主题曲《Butter-Fly~Tri.Version~》。

    在中国,大陆地区,光叔被人所熟知同样是因为那首经典的《Butter-Fly》。随着初代的《数码兽大冒险》逐渐成为许多人童年记忆中的经典作品后,与之相关的主题曲《Butter-Fly》也成为许多人童年记忆中最为经典的音乐作品,特别是歌曲高潮部分那句“無(无)限大な夢(梦)のあとの,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更是成为经典歌词。近些年来,视频弹幕类网站的兴起也让《Butter-Fly》这首歌以别样的形式被众多爱好者们表达着自己的情感。在以这首歌为背景音乐的视频中,当歌曲播放到高潮部分时,视频总是会被“无限大”所刷屏,这似乎已然成为一种弹幕的习惯。

    诚然,在一些批评者眼中,这种行为,特别是将“無”写成“无”之类的繁简转换问题凸显了对歌曲的“无知”,因为歌曲情感表达的重点在随后的歌词而并不是“无限大”。不过,这种因语言文化差异所衍生出来的“无限大”文化反映出不同爱好者们对歌词理解的认可与共鸣,完全不必因为偏差而上纲上线。从宏观方面来说,不同文化间的传播、碰撞正因为这样的认可与共鸣而融合。“无限大”传播过程中与中国式的理解相融合,也恰恰证明其价值被不同爱好者们广泛接受;同样的,也正因为这种广泛接受与认可,“无限大”才在这样一些弹幕平台上广为传播。

    当然,对“无限大”的理解,在有着不同经历与背景的爱好者中肯定有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同。但听完《Butter-Fly》歌曲后给人一种催人奋进的共鸣,这种积极向上的核心是《Butter-Fly》广为流传的基础,也是《Butter-Fly》成为经典的原因。

    最后,

    光叔,祝好!

                                                         

    饱含激情而又带着一段感伤,这也许是对过去一年最好的形容吧。过去的2016年说不上波澜壮阔,但也绝不平淡。数码兽系列作品的不断播出,总能带来不少滋滋乐道的话题,而这样的更新,也让我们对2017年有了更多的期待。无论是《数码兽大冒险Tri.》还是《数码兽宇宙 应用怪兽》;亦或是游戏、音乐、周边,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发布的蓝光光碟,可以预见的是,2017年会因我们的期待而充实;甚至,说不定,又有什么令人意外的惊喜呢?

    祝各位新年快乐,我们明年再见!

 

 

 

本站简介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 赣ICP备120057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