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总览
本站资讯
站外资讯
返回
 
 
 
主页 / 新闻中心 / 本站资讯
【报告】2017年数码兽系列作品及其周边调查报告
时间:2018/1/7 19:37:46

注:以下报告中所出现的数码宝贝,数码暴龙,数码兽等名称都表示数码兽或者其系列作品。

      过去的2017年,数码兽系列在变与不变中前行。总体而言,在过去的一年中,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与电视动画《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播出,使得数码兽系列依旧保持较高的活跃度。不过,《数码兽大冒险Tri》特别是第五章的播出后,观众及爱好者们对该动画作品的负面评价达到巅峰;而《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尽管在商业上并不是很成功,但动画本身评价尚可,同时也为数码兽系列的大胆尝试。除开动画系列,新发布的数码兽物语网络侦探 黑客记忆虽然游戏模式相对传统,但其不错的游戏故事过程还是收获不少好评。在此,本报告以数码兽系列的“变”与“不变”,串起过去一年数码兽系列作品的一系列事件。

                                                         

年度视点:数码兽的系列“周年”

数码兽20周年纪念图

      自2013年起,以数码兽15周年为契机的数码兽周年活动便持续进行,而与15周年相关的活动也在公布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之后达到高潮。尽管15周年事实上已经过去四五年,但借着一股“周年”打着情怀的扑克牌趁机炒冷饭的热潮却一直没有停歇。如今,一转眼,数码兽迎来了20周年。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五年,官方发售过与数码兽周年系列相关的“暴龙机”9款,电子游戏1种(数码兽大冒险),非新曲的纪念光盘5张,卡片游戏复刻1套,动画蓝光光盘2套(数码兽大冒险与数码兽大冒险2,数码兽驯兽师已预告将在2018年发售蓝光光盘),当然还有不少模型、毛绒玩具以及其它一些周边小商品。

      细细数来,数码兽系列先后经历了数码兽15周年(2012年,尽管15年动静不大,甚至不少商品到2013年才发售),数码兽大冒险播出15周年(2014年),第15个御台场纪念日(2014年),数码兽大冒险2播出15周年(2015年,虽然只在发售的box上提及),数码兽20周年等一系列纪念日。在这些纪念日中,数码兽大冒险(或数码兽系列动画)播出15周年的相关活动跨越2014-2016三个年头。在过去的2017年中,15周年的招牌已经褪去,但15周年以来的一系列活动却感觉似乎一直在影响我们,特别是《数码兽大冒险Tri.》的播出仍没有结束。于是恍惚间,数码兽20周年突然间那么快到来,而下一个数码兽大冒险(或数码兽系列动画)播出20周年暨御台场20周年的纪念日也便在眼前。所以,是不是以后哪一年都可以作为“周年”呢?在目前流行炒冷饭的背景下,至少看上去这几年是这样的。但是总有一天冷饭会炒完,而情怀会被消费殆尽,而且就在不久的将来。毕竟,没有什么潮流能持续一辈子,曾经流行的冷饭只能偶然翻出来炒一炒,炒多了再好的冷饭都会被新时代的火炒焦。

      不过好在,数码兽系列并不只在炒冷饭。虽然《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在商业上并不算成功,但至少数码兽系列的“再进化”还保存着希望的火种。

                                                         

年度事件回顾:

2017年2月25日 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第四章·丧失 上映。

2017年6月26日 数码兽20周年纪念日。围绕着20周年这一主题,官方先后发布了一系列周边商品。

2017年7月15日 Music Galaxy 宫崎步&HEAROAR乐团演唱会在中国广州举行。

2017年7月30日 数码兽大冒险祭 2017(DIGIMON ADVENTURE FES. 2017)举办。

2017年8月5日至2017年8月13日 《数码兽大冒险Tri.》舞台剧进行演出。

2017年9月30日 动画电影《数码兽大冒险Tri.》第五章·共生 上映;同日,电视动画《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第52集播出,至此,该动画作品顺利完结。

2017年12月14日 PS4/PSV游戏 数码兽物语 网络侦探 黑客记忆 发售。

                                                        

年度事件: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完结

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宣传海报

      2017年9月30日,连载一年的《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正式完结。《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于2016年10月1日起在日本东京电视台播出,全篇共52集;在中国大陆,该片由爱奇艺同日播出;在香港和台湾地区,该片分别于2017年10月和2017年12月于翡翠台和台湾电视公司播出。

      正如上一年报告中所说,《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播出总有那么些许不同,这些不同集中体现在官方对应用兽的定位上。毋庸置疑,相比于此前的变化,《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几乎要以颠覆数码兽基础设定的强势变化出现在观众面前。

      按照惯例,数码兽动画作品对该系列的影响是我们报告的核心,不过,在讨论这个话题前,我们先要理清楚应用兽以及数码兽与应用兽之间的关系。尽管在去年的报告中,我曾提及过关于数码兽和应用兽之间关系的话题,但鉴于当时该片播出的集数不多,而部分理解与后期作品的发展有一些偏差,而不少爱好者对这部作品并不了解,因此,本报告中将进一步探讨这一问题。

数码兽与应用兽之间的“同”与“不同”

      按照官方在《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发布会上所述,所谓的数码兽刚诞生时,当时还在用很厚重的电脑,拨号上网;而到了21世纪的本作中,智能手机成为人人都使用的手掌中的世界,而手机应用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这一设定下,应用兽是指编入了人工智能的应用生命体,在智能手机应用中,只要有应用,就会有应用兽的存在。因此,应用兽的出现,是数码兽存在所对应的外部环境即人类世界在计算终端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而出现的。作为数码兽系列的传承,应用兽这个虚拟生物的设计从伊始变烙上了数码兽的烙印。从应用兽的设定上说,应用兽是现实世界发展到现阶段的新产物,是由数码兽发展而来的下一代虚拟生物,正如应用兽将数码兽称之为“前辈”那样。因此,对官方而言,《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是数码兽系列作品的组成部分,同样是数码兽系列随时代发展的新作品,是与数码兽系列一脉相承的衍生作。

      当然,从另一方面,作为两种不同的虚拟生物,数码兽和应用兽的交集并不算太多。在动画中,数码兽唯一出现在第45集,亚古兽作为手机游戏中的角色,与新海春和盖奇兽的组合击败了由利维坦控制的秘技兽。数码兽和应用兽通过数码兽主题的手机游戏联系在了一起。不过,这样一种联系更像是官方为数码兽出现在《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而刻意创造的平台。历代数码兽出现在后代的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中并不是第一次,早在《数码兽合体战争》中,第一篇和第二篇便频频将历代的数码兽以储存卡的形式召唤出来,而到该作的第三篇,官方甚至直接让历代主角及其数码兽在同一舞台上登场。因此,历代数码兽的登场,更多的是官方宣传最新的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套路之一。在《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上,数码兽与应用兽更像是同属数字时代这个框架(或者说数码兽宇宙这个广义范围)下的不同虚拟生物而已,两者的不同之处在于,数码兽诞生于数字时代的先期,而应用兽诞生于数字时代的成熟期,两者具有同一本原。官方在让数码兽客串该作品时,便利用了这样一种关系,给数码兽和应用兽找了个节点,为应用兽的宣传出一份力。

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第45集截图亚古兽出现

应用兽的定位与预期效果

      去年报告曾说,官方试图通过“传承”数码兽系列的影响,推出以应用兽为核心的新体系,尝试让这类作品能成为其新的收入增长点。目前来看,这一判断是正确的。毋庸置疑的是,《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推出肯定受到了诸如《妖怪手表》之类的热门作品影响,毕竟,对官方而言,“数码兽系列曾经可以,现在肯定也可以”。然而,距数码兽系列作品的辉煌已过去十几年,要能在“子供向”动画中重塑辉煌,必然要推出与时俱进的概念,而又不能与数码兽的距离过于遥远。因此,应用兽的出现,必然是综合了这样两个方面的因素,毕竟,当年的数码兽爱好者的数量还是有那么庞大。

      对数码兽系列而言,与时俱进是数码兽系列必须要走的一条路,而应用兽便是一次大胆的尝试。官方也希望通过《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再现当年的辉煌——或者,至少像目前该类型高收益的作品那样。当然,《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在商业上并不那么成功,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从外部原因来说,一方面,作品所描绘的应用与虚拟生物之间的关系从结果上看似乎并没有抓住孩子们对应用兽的幻想,而作品勾勒的人工智能图景更不足以成为孩子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另一方面,无可否认,动画要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需要一定的机遇,数码兽的成功有其所处时代的因素,而应用兽并没有碰上。当然,内部原因涉及到相关企业内部的因素,在此也不再妄加推测。

      客观地说,《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在故事情节、动画制作等方面虽然有些瑕疵,但总体上还是属于不错的动画作品。尽管不少爱好者们对这一作品并不感兴趣,甚至在没有看完作品的情况下给了作品一个差评,但如果有机会看看作品的话,我想,会有不少人喜欢上这部作品。从数码兽系列的发展上说,数码兽系列动画不可能永远停留在过去的辉煌中,毕竟过去几年,数码兽系列也在不断消费着过去的情怀。对个人而言,我们可以一辈子抱着过去的美好回忆;但对动画作品而言,如果只依赖情怀而不发展革新,数码兽系列作品也许真的只能停留在过去的回忆之中了。

                                                         

年度动态:下一代“数码兽”可以是啥?

      前不久,《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播出,让我们看到了官方眼中“数码兽2.0”,应用兽。通过应用兽,我们发现,数码兽一样随着时代在发展。在官方眼里,随着科技的进步,数码兽在未来也发展到了下一代的应用兽。

      《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的故事发生在2045年附近,而作品最后给了一个令人深思的判断句,“即将到来的2045年,人类的智慧将被人工智能超越。”应用兽的提出,将之与人工智能相联系,这也是数码兽系列作品随时代发展给我们带来的作品变化。相比于之前的作品,本作预测了一个远于我们近三十年的时代,并对人工智能的发展程度以动画的形式给我们做了描绘。

数码兽宇宙·应用怪兽片尾

      因此,既然数码兽也在随科技进步的话,那么有没有什么能先于人工智能到达下一个风口的科技呢?在“数码兽”与“应用兽”之间还有没有中间“数码兽”呢?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数字货币的新闻似乎时不时地出现在眼前。以比特币为典型的早期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因其狂热的市场价值而受到各方关注。当然,比特币作为去中心化的初代数字货币,其发展受制于交易响应时间慢等致命缺陷。因此,各种基于比特币底层技术的下一代数字货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里面自然有不少假借区块链和去中心化之名的中心化货币,这些货币更像是个人印钞的黑作坊。因此,夸张的价值加上不少人不能正确认知货币的价值而盲目投机甚至掉入陷阱,使得数字货币对我们这些其不了解的人而言,似乎没留下什么好印象。不过,撇开因价值因素而广受关注的比特币而言,其背后的以去中心化为核心的区块链便很有可能成为早于人工智能的基于互联网的技术革命。诸如“比特股”Bitshares等克服了上一代比特币缺陷的下一代数字货币的雏形也渐渐受到关注,而这种基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交易解决方案,不正是将以前互联网数据传输转为更为直接的价值传输?同样,这种具有全局视野的透明信息与价值传递,不正是人工智能发展必须依赖的数据来源?

      一个月前, “加密猫”Cryptokitties搞了个大新闻。这一区块链上的虚拟“猫”创造了数百万美元的交易价值。计算机、互联网、虚拟生物,这些不就是数码兽的核心要素?从狭义上说,数码兽是不是也能像加密猫那样基于区块链而创造价值?从广义上说,既然计算机的出现诞生了数码兽,而人工智能的成熟创造了应用兽,那么,下一代的数码兽是不是这种基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的虚拟生物呢?

                                                         

年度特写: Music Galaxy!宫崎步的中国之行

       “步叔”宫崎步先生今年又来中国了。据宫崎步自己说,这是他第三次来中国。

      2017年7月15日,Music Galaxy宫崎步&HEAROAR乐团LIVE 在广州正佳演艺剧院举行。演唱会持续时间约3小时,包括经典进化曲系列,非数码类其他动画作品系列以及和HEAROAR合作共同演唱的数码兽动画作品片头曲系列,宫崎步先生都有献唱。在唱片头曲系列前,宫崎步先生还换上了国内爱好者设计的T恤以及携带爱好者赠送的迪路兽玩偶。

      本次演唱会规模不大,其所在正佳演艺剧院共能容纳586人;票源也不算紧张,距演唱会半个月前尚能通过网络买到各类价位的门票,其中780元和280元的两档门票销量最好。演唱会现场也印证了这样一种情况,即尽管现场基本坐满观众,但是最前端和最后端的爱好者们最为兴奋,而中间部分的观众则相对平静。

      总体上说,本次举办的演唱会是一次成功的演唱会。尽管场地条件相对于广州这座城市而言并不算太好,但整个活动组织安排上还是很细致,相比于去年BML,本次演唱会并没有出现意外,而整个现场气氛也非常活跃。而在中国的城市中举办起这一规模的演唱会,已经是很不错的成果了。毕竟中国幅员辽阔,能从其他地区专程过来参加演唱会的爱好者们不是太多,要在一座城市能聚集起几百人规模的爱好者,也有依赖于城市中爱好者们的数量与文化——事实上,演唱会的前中区本地人占了大多数。所以,500多人的规模过小?当然不会。这次演唱会从规模、参与人数和演唱会质量上说,都算是很不错的。

      去年的报告曾预测,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所喜爱的数码兽系列作品歌手,都有机会甚至不止一次地与“异国”的爱好者们见面与互动。不过没想到宫崎步的这次中国之行会那么迅速。尽管这次演唱会的规模不是很大,且没有出现一票难求的场面,演唱会收益应该也不会太高,但是本次演唱会无疑是为国内爱好者们提供了一个近距离欣赏曾经只能在电视屏幕上听到过熟悉旋律的机会——演唱会现场的爱好者们,在现场尽情欢呼与呐喊,心中的激动与兴奋溢于言表。

      期待下一次宫崎步先生及更多的音乐歌手来中国吧!

签有宫崎步先生签名的门票

                                                         

时代记忆:暴龙机,一个年代的进化

暴龙机:数码兽20周年纪念版

      从1997年万代推出最早的“携带机”以来,这一液晶玩具的发展已有二十年历史。在不同地方,对这类能够携带电子宠物的液晶玩具称呼不尽相同,在本篇中,我采用“暴龙机”这一相对通俗的翻译作为该类玩具的译名。

      毋庸置疑,暴龙机的出现对数码兽系列作品具有开创性意义——毕竟,官方将初代暴龙机的发布日期,1997年6月26日,作为数码兽的诞生日。

      尽管自数码兽合体战争结束后,伴随着数码兽系列新作的停更,新式的暴龙机已经多年未发行,但自2014年数码兽大冒险十五周年系列活动展开以来,暴龙机也在不断发行着复刻版。数码器(Digivice)、初代暴龙机(Digital Monster)以及D-3、D-Art等均再发行。当然,对非暴龙机的数码兽爱好者而言,这些商品的纪念意义大于其作为玩具本身;相较于娱乐而言,依附于暴龙机上的更多的是情怀与信仰。

      暴龙机正好出现在九十年代末微型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迅猛发展的萌芽阶段,关于数字时代的无限幻想,促成了那个年代暴龙机的流行,当然,还有出现在暴龙机之前的拓麻歌子(拓麻歌子将不在本报告中过多论述)。事实上,暴龙机的出现,使得很多爱好者早于《数码兽大冒险》的播出便喜欢上了数码兽;而暴龙机的流行,也为随后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的成功打下了基础,使得数码兽成为官方创收的金字招牌之一。只是,相比于那些游戏与动画结合非常紧密的系列作品而言,在数码兽系列动画作品中,暴龙机的功能与特色并不在随后的动画作品中大量体现;动画作品继承更多的是数码兽的概念,而没有更多地将游戏育成元素加入其中。因此,尽管暴龙机是数码兽系列最为著名的玩具产品,但其对数码兽爱好者而言却表现出高度分叉:对很多数码兽爱好者而言,那些与动画相关联的暴龙机,总感觉和动画之间还是相差了点什么;而对于那些原创性的,与动画作品不相关联的暴龙机,纵使是当年暴龙机的玩家,也不一定能够理清楚其中的关系,更何况如今,暴龙机的时代对不少爱好者而言早已陌生。

      但暴龙机终究引领了一个小时代的潮流,以至于当年甚至有不少学校像如今禁止携带手机一样禁止这类液晶玩具进入校园。毕竟,在一个计算机网络仍不发达的时期,暴龙机承载了少年时期对这样一个即将到来的数字时代的神秘憧憬与美好的想象,只是如今,我们“进化”得更为成熟。

                                                         

      数码兽的“变”与“不变”,分别代表着数码兽系列作品的希望与情怀。在过去的2017年,数码兽系列在守旧与革新的矛盾之中不断前行。2018年,数码兽系列依然有不少值得我们期待的事情等待发生:《数码兽大冒险Tri》最终章的播出,《数码兽驯兽师》蓝光光盘的发售,抑或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新作品?虽不一定,但也不是没有可能。也许我们对数码兽系列的那些“变”还有不少不能接受的地方,也许无论数码兽系列如何改变,我们还是喜欢曾经那些“不变”的故事,因为那些才是曾经心目中真正的数码兽,这些都没关系。我们所喜爱的数码兽系列那些“不变”,也正是数码兽系列给我们的价值所在。只是,数码兽系列也应与我们的成长一样不断变化,毕竟,数码兽系列的那些“变”,才是这个系列能经久不息的源泉与希望。当我们再成长,到未来的某一天,数码兽系列仍在更新的时候,我们一定会说,数码兽系列竟然还在更新!因此,带着多一分期待,去度过充实的2018吧!顺便提醒一下,从2018年开始,我们可以开始对“每个人都有数码兽的2027年”进行十周年倒计时了。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我们明年再见!

 

 

 

本站简介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 赣ICP备12005714号